上回书说到市井喝的流行,这回书讲宋茶的礼节、地位。

水浒传中茶的影子大为多见,在整个梁山风云中,茶的角色伴随始终。

 

 

九天玄女娘娘两次赐宋江的仙茶,罗真人款待宋江等人的仙茶,智真长老请赵员外喝的活佛茶,李师师亲手递与宋江、柴进、戴宗、燕青的香茗,细欺雀舌,香胜龙涎,都属于当时的极品茶,可见水浒中喝茶也是有等级匹配的。

 

 

与梁山好汉大碗喝酒不同,文人雅士将饮茶与礼仪结合起来,形成一套喝茶礼仪,给宋朝的茶文化增添了更为丰富的文化底蕴。“拜茶”,就是水浒中表示对吃茶者的尊敬而使用的礼貌用语。

 

 

武松为替哥哥报仇,找到了何九叔作证,何九叔道:“小人便去。都头且请拜。”虽然何九叔见了武松吓得手忙脚乱,但还是要请武松拜茶。看来上茶是待客之道,家有客人先献茶。

 

 

水浒中还有一个喝茶习惯——饭后喝茶。施恩为利用武松夺回快活林,,“武松吃罢饭,便是一盏茶”,而为武松换牢房的理由是:“请都头去那壁房里安歇。

 

 

不仅是世俗民间把敬茶作为招待客人的礼节,出家人也是以茶待客。赵员外送鲁智深去五台山出家,对智真长老说明来意,这长老痛快答应后就吩咐拜茶,“只见行童托出茶来”.

 

 

裴如海在报恩寺请潘巧云和潘父,也是先敬茶,“只见两个侍者,捧出茶来。白雪定器盏内,朱红托子,绝细好茶”。

 

 

鲁智深去了东京大相国寺,智清长老安排他去看管菜园,他不愿管菜园,大相国寺的首座开导他,要从末等的职事做起。末等的职事中,有“管塔的塔头,管饭的饭头,管茶的茶头,管菜园的菜头”。茶头就是寺院中专门负责茶的僧人,可见喝茶在寺院中受重视的程度。

 

 

最让人感慨的是郓城县县衙对门的茶坊,在这里宋江稳住何涛,给晁盖报信,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来到县衙时“却值知县退了早衙,县前静悄悄的”,何涛也只能到“对门一个茶坊里坐下吃茶相等”,恰好遇到了宋江,宋江为了所谓的忠义,置国家利益而不顾,把何涛稳在茶馆,乘机去给晁盖送信,让晁盖等人逃上梁山,成为大宋王朝的大患,同时也把宋江自己逼上梁山,对抗朝廷,耗费了国家大量战略物资。

茶在水浒传中,自始至终出现始终而毫无张扬之感,宋江因茶,耽误何涛,救了晁盖,机缘的一面,也反映出宋茶的普及性,,这也算是茶的历史机缘性助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