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8 七碗

 

“茶道”一词,最早见之于唐代诗僧(也是位茶僧)皎然的那首《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诗里,诗中说:茶“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二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此物清高世莫知,古人饮酒多自欺。愁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此后,就是封演在《封氏闻见记》中所记:因陆羽著《茶经》说茶之功效,并煎茶方法及茶具制作,于是“茶道大行”。

 

宋代,苏轼在《书黄道辅〈品茶要录〉后》一文中称“黄道辅博学能及,淡然精深,有道之士也。”黄儒(字道辅)著有《品茶要录》,对建安团饼茶采制得失,依次列十说,所论精绝。苏轼评述说:“非至静无求,虚中不留,乌能察物之情如其详哉!昔张机有精理而韻不能高,故卒为名医;今道辅无所发其辩而寓之于茶,为世外淡泊之好,以此高韵辅精理者。”苏轼认为:黄儒提出建茶采制的十大得失,看似技术问题,其实是一个“道”的问题。人“非静无求,虚中不留”,就不可能有如此察物之精深。即所谓“淡然精深”,只有人品“淡然”,才能察物“精深”。

明代,张源在《茶录》中最后列“茶道”一节云:“造时精,藏时燥,泡时洁。精、燥、洁,茶道尽矣。”明末张岱《陶庵梦忆》中提到的,董日铸先生常曰:“浓、满、热三字尽茶理”。

 

现代说到“茶道”的有周作人,他在《泽泻集·吃茶》中说:“茶道的意思,用平凡的话来说,可以称作‘忙里偷闲,若中作乐’,在不完全的现世享受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间体会永久”。他还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的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

从古今各家对“茶道”的阐述来看,大体分三类,一类认为茶道是饮茶品茗中所得到的精神升华,是一种艺术和美的享受,是一种修身养性的途径,如皎然、周作人所说;另一类认为茶道只是茶的物质层面的至高要求,如封演、张源、董日铸所说;再一类认为“道”包含了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如苏轼的论说。我们也可以把“中国茶道”理解为是茶在品饮过程中所产生和形成的技、艺、道的一个文化集合体。

 

 

Hi欢迎关注七碗茶舍,我们会定期为你发送最实用的茶道、茶文化以及日本茶器知识。了解更多可以关注我的小店店。淘宝店:wangkai82112.taobao.com

微信号:wangkai82112

一个辛勤淘货的80后茶痴,交流中国茶文化知识,日本老铁壶、花器、漆器、香道具、茶道具、竹木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