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都杭州,盛世繁华

杭州的街道和运河,都相当广阔,船舶和马车载着 生活日用品,不停地来往街道上和运河上。估计杭州所有 的桥,有一万二千座之多。连接运河两岸主要街道所架的 桥,都有高级的建筑技术,使桥身高拱,以便竖有很高桅 杆的船只可以从下面顺利通过。高拱的桥身并不妨碍马车 通行,因为桥面在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垫高。它的坡度逐 渐上升,一直升到拱桥的顶点。

杭州城内有十个巨大的广场和市场,街道两旁的商 店,不计其数。每一个广场的长度都在一公里左右,广场 对面则是主要街道,宽四十步,从城的这一端直通到城的 那一端。运河跟一条主要街道平行,河岸上有庞大的用巨 石建筑的货栈,存放着从印度或其他地方来的商人们所带 的货物。这些外国商人,可以很方便地到就近的市场上交 易。一星期中有三天是交易曰子,每一个市场在这三天交 易的日子里,总有四万人到五万人参加。

杭州街道全铺着石板或方砖,主要道路的两侧,各有 十步宽的距离,用石板或方砖铺成,但中间却铺着小鹅卵 石。阴沟纵横,使雨水得以流入运河。街道上始终非常清 洁干燥,在这些小鹅卵石的道路上,车如流水马如龙一样 地,不停奔驰。马车是长方形的,上面有篷盖,更有丝织 的窗帘和丝织的坐垫,可以容纳六个人。

从二十六公里外的内海所捕获的鱼虾,每天被送到杭 州。当你看到那庞大的鱼虾数量,你会想到怎么能卖完。 可是,不到几小时光景,就被抢购一空,因为杭州的居民 实在太多。——《马可.波罗游记》

《马可•波罗游记》的作者是13世 纪欧洲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1275年 他随父亲来到中国,回国后写下举世闻 名的《马可•波罗游记》,留下了关于 13世纪的宋末元初杭州的繁华绚丽的记 忆。

隋朝以来,东南经济逐渐得到 开发,位于大运河终点和钱塘江下游 的杭州是东南交通的枢纽,逐渐成为 物阜民丰、商贾辐辕的大都市。1129 年,宋高宗在金兵的大举进攻之下退 败到杭州,升杭州为临安府,1138年 正式定都于此。于是,杭州一跃成为 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迁都以后,对杭州最直接的影响 便是城市人口的大量增加。由于北方大部分地区为女真贵族所占领,大批人民不 愿意受女真族的统治,纷纷南下,迁往江南。同时,因为杭州地处东南沿海,气 候温和,物产丰富,自然条件优越,经济文化发达,也吸引了外地人的迁人。根 据史料记载,南宋咸淳年间( 1265—1274),临安府的人口已达124万。

南迁的人口中,有皇室贵族、官僚地主、军队官兵、商贾小贩、学者文人、 词人画家、手工业者、农民等等。人口的大量增加直接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南迁 来的各色人等为杭州带来了丰富的物质和精神文化产品,大大促进了当地的经济 繁荣和文化发展。特别是占较高比例的农民和手工业者群体,对杭州地区的农业 和手工业生产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为杭州的经济繁荣贡献了最重要的力量。 这一时期,杭州的社会生产力得到了跨越式的发展,成为名噪一时的国际大都 会。

因为交通便利、人口众多,杭州成为农副产品的主要市场,手工业蓬勃发 展,丝织业、印刷业尤其发达。一方面,手工业的发展是商品经济发展推动的 结果;另一方面,手工业的发展又进一步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商业的繁 荣。在150年相对稳定的时期中,经济文化空前繁荣,城内横贯南北的天街两侧 店铺林立,买卖昼夜不绝。商品经济的发展、市场贸易的扩大,以及生活在城中 的王公贵族们奢华生活需求的推动,使得杭州商品贸易达到了一个空前的繁荣。

山水秀丽,旅游胜地

春天是杭州的旅游旺季。经过近150年的精心治理和巧手打扮,南宋时的西 湖已经是山水如画、游人如织的风景名胜。在杭州发展史上最重要的南宋王朝, 正是西湖基本定型的时期。

早期的西湖只是用于农田灌溉和生活取水的湖泊,由于地质的原因,淤泥堆 积问题严重。自唐代开始,西湖历经数次整治和疏浚,才渐渐有了新的面貌。一 次次的疏浚使得西湖面积扩大、水质净化,更重要的是,在对西湖疏浚开发的过 程中,人们逐渐发现了西湖的美、创造了西湖的美,使其渐渐成为一处游览胜地 并名扬天下。

历代对西湖的疏浚整治中,最为著名的是唐宋大文豪白居易和苏轼所组织的 西湖疏浚工程和白堤、苏堤的修筑工程。白居易被认为是开发西湖的第一位大功 臣,1000多年前的西湖由于水利未修,一到下大雨,湖里的水就满溢出来,久旱 不雨又会湖水干涸,全无今日温柔妩媚的姿容。白居易担任杭州刺史时,开展了 大规模的西湖疏浚工程,还为西湖筑起了湖堤。

北宋元祐五年( 1090),著名诗人苏东坡第二次到杭州做官,那时,西湖 巳被堙塞大半。苏东坡在上书宋哲宗的《乞开杭州西湖状》里,写下一句著名的 话:“杭州之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盖不可废也。”同年四月,他动员20万民 工疏浚西湖,并用挖出来的湖泥葑草堆成一条贯通南北的湖堤,在堤上夹种桃 柳,建起了六座石拱桥,桥下可通舟楫。自此,西湖水面分东西两部,而南北两 山始以沟通。后人为纪念他,将这条长堤称为“苏堤”。相传杭州名菜“东坡 肉”,就是苏东坡犒赏疏浚民工的美食。从此,作为西湖核心景观之一的苏堤建 成,“间株杨柳间株桃”的美丽胜景由此定型,杨柳摇曳、桃花影绰的苏堤成 为西湖春天最美的风景,“苏堤春晓”名列南宋西湖十景之首。此时,西湖形成 “一湖两塔两堤”的景观布局,标志着西湖文化景观的发展成熟。

南宋建都杭州,西湖的地位也随之上升,历任官员都把西湖的保护和建设成 果视为皇城建设的重要政绩,西湖沿湖地带也随着都城的建设进程和经济文化繁 荣而得到了广泛深人的开发利用,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优美的湖光山色,也激发 了文人的创作灵感,他们将西湖咏之于诗、绘之于画,尽情描述和记录着西湖的 美。艺术作品又极大地影响了人们,加深了百姓对西湖的认识和热爱。特别是南 宋的画家们,他们在总结前人艺术成果的基础上,跳出之前整体着眼的视角,选 取西湖几个最有代表性的镜头加以描摹,并用四个字来概括画的内容,比如“雷 峰落照”、“平湖秋月”、“苏堤春晓”、“断桥残雪”等等。这些提法得到人 们的一致认可,广为传播,最终发展成为“西湖十景”,一直流传至今。

山水胜景成为杭州的新名片,旅游活动也更趋活跃。杭州每年的旅游者中, 除香客外,还有各国的使臣、商贾、僧侣,赴京赶考的学子,国内来杭贸易的商 人,西湖的风景名胜开始广为人知。南宋吴自牧在《梦粱录》中写道:“临安风 俗,四时奢侈,赏玩殆无虚日。西有湖光可爱,东有江潮堪观,皆绝景也。”那 时候的人,也像现在一样,喜欢泛舟西湖,游览极为兴盛。南宋时的西湖游船, 数量多而且制作精巧,为杭城的游览活动增添了无限情趣。

引领荼文化之发展

农业发达、经济富庶之后,带来的是文化的必然发展。隋唐之后,长江中下 游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超过黄河流域,江浙一带的文化力量也随之发声发力。杭 州茶文化倚仗着产胜地的自然基础、山水秀丽的优美环境、佛道胜地的人文积 淀,逐渐在中华茶文化的发展史中崭露头角,并一直保持着持续的影响力。

茶之为物,产自西湖深山,山水秀丽的自然环境给予龙井茶天地的灵气。 绝好的自然环境不仅是产茶的天然好地方,更孕育了品茶的好环境。西湖水边、 深山群岫,经常是好景、好山、好茶、好水集为一体,与中华茶文化讲究天人合 一、美境佳侣的主张十分契合。杭州是一个天然大茶寮,是茶文化发展的沃土。 一杯西湖茶包含了天、地、山、水、仁、智之精华。

杭州寺庙众多,无寺不种茶、无僧不饮茶,杭州产茶史随着寺庙发展史一 同向前,推动的不只是种茶制茶技术,还有与佛道禅宗互相渗透的茶文化。茶的 文化因为与寺庙寺僧密切联系而深邃丰满,佛道的印记从此深深纳入茶文化的精

相伴杭州茶文化而生的还有南宋的官窑。定都杭州后,为了满足宫廷生活 需要,高宗赵构下令在杭州建立官窑,专门生产宫廷用瓷。官窑窑址在今天凤凰 山南面,距钱塘江很近。窑址旁有制瓷用的瓷土矿和紫金土矿,取料方便,自然 条件十分优越。南宋官窑以生产青瓷为主,先后有两种代表性的青瓷传世。前期 所产瓷器壁薄胎细,胎上有一层粉青或青灰色的薄釉,釉面多开裂,称为开片。 产品有碗、盘、碟、盆等生活器具,也有炉、瓶等祭祀和摆设器具,制作精美、 品种丰富。后期,由于宫廷对于瓷器的要求越来越高,生产工艺也有进步,发明 了多次素烧、多次上釉的制作工艺,使得做成的青瓷器釉厚如脂,剔透如玉,青瓷的制作水平达到顶峰,同时样子更加优美、品种更为丰富。官窑生产的大量茶 器,直接提升了饮茶的品质,在杭州茶文化的发展史上添上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杭州茶馆在这良好的大环境中应运而生,开辟了中国茶馆大行于城市的潮 流。宋室南迁,把中原儒学、宫廷文化带到杭州,经济文化、商品交换的发达也 对杭州的餐饮、休闲业提出要求,茶馆便在这座美丽的城市迅速发展,直至成为 这个城市的一个特色风景。

茶馆在当时也称茶坊、茶肆。关于南宋茶馆,在《武林旧事》和《梦粱录》 中都有记载。茶馆“插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店面。四时卖奇茶异汤,冬月添 卖七宝擂茶、馓子、葱茶,或卖盐鼓汤;暑天添卖雪泡梅花酒,或缩脾饮暑药之 属。……夜市于大街有车担设浮铺,点茶汤以便游观之人”。茶汤巷是茶坊集 中的地方,此巷就是因为茶坊多而得名。当时著名的茶坊有八仙、连二、连三、 清乐、珠子、潘家等。这些茶肆、茶坊面向不同档次的茶客,灵活经营,自显特 色。他们或装饰考究、追求文雅,或说唱玩耍、以娱乐取胜,还有的茶馆为不同 行业提供商贸活动场所,有的则根据时节卖奇茶异汤,兼营服装、字画、古玩,当时的茶坊不仅是士大夫聚朋会友之处,同时还有说书、讲史、小说、小唱 等活动。说书艺人根据当时流行的话本故事,用当时的口语,绘声绘色地讲述各 种故事,演唱各种小调。所以茶坊也是城市劳动人民娱乐、休憩和消遣的场所。

杭州的茶馆不但数量多,而且特色鲜明,从发端之时便因其优美的内外环 境、优质的茶品水品独领风骚。在天城繁华里生活的人们,每天撮一把西湖山 茶,泡在青瓷茶盡里,杭州的山水之魂、一湖之魄就尽在掌中了。当中原文化遇 着西湖山水,被浸润得越发精巧细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