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我们的邻国朝鲜,你了解多少?可能只知道他们长期封闭,经济不算发达,很有神秘感。那他们的文化艺术方面你又了解多少?当然了,依旧很神秘。曾经美国记者芭芭拉·德米克形容朝鲜时只用了三个词:黑色、白色、灰色。无论在电视或网络上看到现实中朝鲜面貌就是这样,灰白的房子,灰蓝的衣裳,对了还有激昂的语调。但是,在朝鲜艺术家的笔下,朝鲜是彩色的。

画家从幼儿园就开始培养

朝鲜美术作品早在2007年1月的时候就来过杭州,当时举办了一场朝鲜绘画拍卖会,总共15张油画作品参拍,成交10张,其中功勋艺术家金正泰的作品《静静的岸边》以3.5万元人民币落槌。这是朝鲜绘画首次进入中国拍卖市场。朝鲜绘画在题材上以历史主题画为主,多为题材性创作,表现的都是英雄主义、史诗、胜利,如抗美援朝、朝鲜战争等,也有一些具有民族特色浓郁抒情气息的风景画,主要表达的是朝鲜独特的风土人情和美好的生活情绪,带有很强的民族性和艺术性。

在朝鲜,画家从幼儿园就开始选拔培养,非常重视艺术人才的发展,大多都毕业于朝鲜美术大学,成才后按照画家为国家贡献多少数量作品,画了多少以国家领袖题材的画来分为三个级别,即“人民艺术家”“功勋艺术家”“一级画家”,其中“人民艺术家”级别最高。并不是按照艺术家水平的高低来分级。

画家作品均归国家所有

由于朝鲜现在依然实行计划经济,与其他国家画家以卖作品为生不同的是,朝鲜画家创作的所有作品均归国家所有,国有单位统一销售,私下绝不允许自由交易,自己给作品定价都不行,可以说他们骨子里没有“市场”概念,所以创作出来的作品没有迎合市场的功利色彩。职业艺术家在朝鲜的社会地位也很高,不愁吃喝,国家发放工资,成就高的艺术家还会配房配车,子女教育都由国家负责,在他们眼里画画并不是为了个人赚钱,而是为国家作贡献。,而且画家本人也不会知道自己的作品在国外拍了多少钱,更无法从拍得的钱里分得一部分,只拿国家发的工资,算是辛苦费吧。

朝鲜当代艺术进入中国已经很多年了,现在势头依然迅猛,而且我国也有些独特的收藏朝鲜绘画的群体,,能为国家创汇。,这是朝鲜政府唯一设在国外的艺术创作、展览、销售的机构,这里面的朝鲜画家唯一的任务就是定时定量完成既定任务,然后领工资。卖掉画的钱由基地与朝鲜政府结算。据行内称,我国江浙沪等地的藏家会专门飞到基地购画。

似曾相识的画风

朝鲜美术作品从19世纪末开始融入西方的色彩素描元素,20世纪50年代之前受日本和欧洲影响比较大。朝鲜战争爆发后,多数中坚力量的朝鲜画家越北,被称为“越北画家”,其作品造型严谨,技术精巧。在整个朝鲜美术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们中多数人为朝鲜作出过杰出贡献,因此获得过“金日成奖”,之后朝鲜艺术受到前苏联经典写实主义和法国印象派影响,画面色彩明快响亮,造型结实,风格朴实,回溯我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画风,相比较基本上就没什么区别,从创作题材、思想观念、表现手法基本一致。

 

 

《上前线》 秦大虎(中国) 油画

 

 

《英雄电炉工人》 李正哲(朝鲜) 油画

1949年以后,,特别是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中期,这一时期美术基本“全盘苏化”,沿用苏联油画全套美学和技法,在当时可以说是统治所有的美术学院和美术界。作品上强调的中国性、革命性、以工农兵为主体,比如说曾任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全山石教授1961年创作的油画作品《英勇不屈》,,没有屈服,从地上爬起来,掩埋好同伴的尸首,又投入新的战斗,这是典型的纪念碑式的革命历史题材表现手法。再如罗工柳1951年创作的油画作品《地道战》、秦大虎1974年创作的油画作品《上前线》、詹建俊1959年创作的作品《狼牙山五壮士》等,都显示出他们作品中的革命性、工农兵为主体,以及手法上与苏联绘画模式的血缘关系。

那么同样的年代,西方在干什么?上世纪30年代以后,西方其实已经不玩传统古典写实主义了,正如火如荼地开始进行各种实验的现代主义了,达利在他的画布上都已经开始涂抹超现实梦幻般想象了。

由于多种历史原因(这里不过多论述),导致中国艺术与西方中止交流30年(1949年至1979年)。直到85新潮美术运动才渐渐走上正轨,而难以想象是朝鲜美术直到今天依然停留在我们上世纪60年代那个阶段,绘画语言上,描摹的是客观对象,。其实这种表现手法已经很过时了。如朝鲜艺术家高正吉油画作品《炼钢工人》,表现的是工人抓生产忙经济建设的劳动场景,再如金赫油画作品《欢送中国志愿军》、赵明油画作品《战士们》、金勇南油画作品《繁忙的季节》等。老一辈的中国观众看了他们作品一定会有似曾相识的记忆,所以说朝鲜在艺术领域相比较西方而言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