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闽北(包括武夷山)一带高度繁荣的品饮艺术,对全国茶艺的发展起着重要的影响。宋朝以后,武夷艺通过来中国拜师求佛的高僧荣西禅师(1141~1215)等传入日本,发展成为独具特色的日本茶道,它追求“和、敬、清、寂”,把人们引向超凡脱俗的境界,成为人们修身养性的重要形式。其作为日本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打上我国宋代文化中斗茶、分茶的印记。

清初,醇香的武夷岩茶通过海路进入英国的上流社会,很快就使那些绅士们颠倒入迷,品尝武夷岩茶成为王公贵族们竞相追逐的一大乐事。他们往往追求价格昂贵、品种稀特的武夷茶,而且品赏时讲究繁文褥节,礼仪奇特,因而为政敌所诟病和嘲讽:“茶叶色色,何舌能辨?武夷与贡熙,白毫与小种(白毫、小种均为武夷茶名),茶熏芬馥,麻珠稠浓。”在诗里,英国自由党人把品饮武夷茶做为侈靡的见证用来讽刺鲁利勋爵。相当一个时期,欧洲的上层社会都以品饮武夷岩茶为时尚。一些欧洲的作家、诗人还创作了赞美武夷岩茶或借以抒情的文学作品。如英国诗人爱德华·扬所写的诗句:“两瓣朱唇,薰风徐来,吹冷武夷,吹暖郎怀”,就是借品尝武夷岩茶来表达热恋中的男女情爱。

当时,欧洲社会以茶待客盛极一时。民国《崇安县新志》记载:“英吉利人云:武夷茶色红如玛瑙,质之佳过印度、锡兰(今斯里兰卡)远甚,凡以武夷茶待客者,客必起立致敬。其为外人所重视如此!”

,武夷岩茶有了新的飞跃。它已被列为全国十大名茶之一,尽享盛誉于世界茶坛,并一直是福建省茶叶出口的拳头产品。近年来,国际间的茶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东邻日本的茶道朋友更是经常慕名前来武夷山,或交流茶道,或游览茶区,或品尝岩韵,或探研茶艺,或拍摄武夷岩茶的影视片,或洽谈出口武夷岩茶的商务。日益频繁的国际茶文化友好往来,使武夷岩茶声名远播。武夷山下流传着许多国际文化友好往来的佳话趣闻。日本茶商甘利仁朗,自80年代以来多次到武夷山考察,在日本极力宣传、推销武夷岩茶,受到福建茶界的高度赞赏,他还被接纳为福建省茶学会会员。东瀛女作家左能典代四次来华,把武夷岩韵传播到一衣带水彼岸的雅事为人们所称道。1987年。左能典代第二次游览武夷后,为武夷岩韵所陶醉,回国之后,她立即筹款在日本东京市都港区兴办了一间武夷“岩茶房”,每月举办一二次文化交流活动,请雅士们品赏武夷岩茶,畅谈武夷文化,探讨和弘扬中国古文化,茶趣无穷,意旨深邃。左能说:“一千多年前,中国人民把茶叶传给日本。如今,我办的岩茶房又得到武夷山朋友的帮助,不少日本朋友在岩茶房品岩韵,论茶道,传播中国文化,增进了对中国的了解和友谊,为促进中日友好做出了努力,我为此而高兴!”1991年10月间,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省、福建省、武夷山市的知名茶侣在武夷山举办“幔亭无我茶会”。人人泡茶,人人奉茶,人人品茶,不分长幼、尊卑,陶情悦性,进入无我境界。同时还各自表演茶艺,交流情感,弘扬祖国民族文化,增进友好往来,成为武夷山茶史上的佳话。

1992年11月间,日本煎茶道卖茶真流家元、正木义完先生邀请武夷山市的茶界友人到日本参加“无我茶会”,交流茶艺。

1993年10月,韩国释云龙举办第四届国际无我茶会。武夷山市的有关人员应邀参加。

前来武夷山的名人名家,对武夷岩茶也备加赏识。,挥笔题写场名;,即兴为首届武夷岩茶节题写会标;全国政协副主席钱伟长,对岩茶寻求真谛,盘根细究,为《武夷奇茗》一书题写书名,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品茗吟诗作赋,在《武夷山御茶园饮茶》中,发出“祝我茶寿饱饮茶”、“半醒半醉回家里”之感叹。